hupengxing's Home

Feed-bak

ceshi category  

2013-10-14 20:06

sdfsdf


tinghao  

2013-10-14 19:40

sdfsdfsdf


摇滚版《将进酒》  

2013-01-05 03:49

好歌难得!

 


鲁迅: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  

2012-12-03 06:04

      奴才总不过是寻人诉苦。只要这样,也只能这样。有一日,他遇到一个聪明人。 

  “先生!”他悲哀地说,眼泪联成一线,就从眼角上直流下来。“你知道的。我所过的简直不是人的生活。吃的是一天未必有一餐,这一餐又不过是高粱皮,连猪狗都不要吃的,尚且只有一小碗……” 

  “这实在令人同情。”聪明人也惨然说。 

  “可不是么!”他高兴了。“可是做工是昼夜无休息:清早担水晚烧饭,上午跑街夜磨面,晴洗衣裳雨张伞,冬烧汽炉夏打扇。半夜要煨银耳,侍候主人耍钱;头钱从来没分,有时还挨皮鞭……。” 

  “唉唉……”聪明人叹息着,眼圈有些发红,似乎要下泪。 

  “先生!我这样是敷衍不下去的。我总得另外想法子。可是什么法子呢?……” 

  “我想,你总会好起来……” 

  “是么?但愿如此。可是我对先生诉了冤苦,又得你的同情和慰安,已经舒坦得不少了。可见天理没有灭绝……” 

  但是,不几日,他又不平起来了,仍然寻人去诉苦。 

  “先生!”他流着眼泪说,“你知道的。我住的简直比猪窝还不如。主人并不将我当人;他对他的叭儿狗还要好到几万倍……” 

  “混帐!”那人大叫起来,使他吃惊了。那人是一个傻子。 

  “先生,我住的只是一间破小屋,又湿,又阴,满是臭虫,睡下去就咬得真可以。秽气冲着鼻子,四面又没有一个窗子……” 

  “你不会要你的主人开一个窗的么?” 

  “这怎么行?……” 

  “那么,你带我去看去!” 

  傻子跟奴才到他屋外,动手就砸那泥墙。 

  “先生!你干什么?”他大惊地说。 

  “我给你打开一个窗洞来。” 

  “这不行!主人要骂的!” 

  “管他呢!”他仍然砸。 

  “人来呀!强盗在毁咱们的屋子了!快来呀!迟一点可要打出窟窿来了!……”他哭嚷着,在地上团团地打滚。 

  一群奴才都出来,将傻子赶走。 

  听到了喊声,慢慢地最后出来的是主人。 

  “有强盗要来毁咱们的屋子,我首先叫喊起来,大家一同把他赶走了。”他恭敬而得胜地说。 

  “你不错。”主人这样夸奖他。 

  这一天就来了许多慰问的人,聪明人也在内。 

  “先生。这回因为我有功,主人夸奖了我了。你先前说我总会好起来,实在是有先见之明……。”他大有希望似的高兴地说。 

  “可不是么……”聪明人也代为高兴似的回答他。


民国那些打架的教授   

2012-10-12 09:31

 

中国人信奉君子动口不动手,对于文人而言也是如此。教授算是功成名就的文人,对打架这一类的粗活更会敬而远之。不过凡事都有例外,民国时期,还真有那么几位教授,打过那么几次出名的架。

 

 

 

刘文典教授是一个有故事的人,研究庄子最为出名。一次天下大雨,他急忙找地方躲雨,却看见前面同事沈从文也急跑避雨,遂不屑地说:“我是为庄子而躲雨,他有什么好躲的呀!”1928年的时候,他主持安徽大学校务。11月,安徽大学学生因故与军警发生冲突,从而爆发学潮。正好蒋介石路过安庆,于是召刘文典前去谈话,要求刘文典严惩学生,刘文典不同意。言谈之间,两个人发生肢体冲突,蒋说刘是“安徽教育界的耻辱”,刘骂蒋是“新军阀”。情急之下,蒋介石使出“司令如意掌”,扇了刘文典两个耳光,刘文典不甘示弱,祭出“教授无影脚”,踹了老蒋一脚。气急败坏的老蒋当时就把刘文典抓了起来。消息传出,舆论哗然,安徽大学学生举行游行示威,胡适等名人也出面力保。结果刘文典只被关了7天,就重获自由。此后,他任教于清华大学。抗战后,清华大学从昆明迁回北京,刘文典却因迷恋上了“二云”,即云腿(云南火腿)、云烟(即云南鸦片)而留居昆明,并自号“二云居士”,后终老于此。

 

 

 

另一名教授熊十力,打架更是不止一次两次。他打架不为金钱也不为女人,全是因为学问上的分歧。熊十力曾参加过辛亥革命,后来因为民国政治黑暗,转而治学,终成一代大师,是现代新儒家的代表人物。他个性以狷狂而著称,每与人讨论学问,意见不合,便起而动手。熊十力与梁漱溟相交数十年,先是梁漱溟发表文章称熊十力的一些观点“愚昧无知”,熊十力看到后写信给梁漱溟说:“骂我的话却不错,希望有机会晤面仔细谈谈”。双方见面后,遂相互敬重,终身交往,40多年中少有离别。但在学问上,却少有契合之处,常有争拗。一次双方争执不下,梁漱溟转身就走,熊十力追上去,在梁背上猛击三掌,还不解气,嘴中恨恨有词,好在梁漱溟没跟他计较,避走了事。但奇怪的是,熊氏每有新著,总要请梁漱溟先看。梁该赞就赞,该批就批,毫不客气。

 

 

 

另有一次,一个叫李渊庭的学者去熊家拜访,谈起学问又有言语不合,熊十力便要动手,李氏急忙避让回家,谁知熊十力不依不饶,一路追打至李家,吓得李家小朋友哇哇大哭。次日,熊十力发觉自己的观点乃至行为都错了,于是又专程跑到李家,向大人小孩道歉。

 

 

 

跟熊十力打架最厉害的,是他的好友废名(即冯文炳)。二人同为湖北人,又都对佛经有精深的研究,因此是至交好友。但是二人又都是出名的倔强,经常因为对佛经的见解不同而争执,依二人的暴脾气,动手实在是合乎逻辑的事情。季羡林曾亲眼看见二人打架:“废名和熊十力住在松公府后院,两门相对,常因对佛教的看法不同而争吵。有一次两人吵着吵着,忽然没有声音了,季先生很奇怪走去一看,原来两个人互相卡住对方的脖子而发不出声音了。”但二人打架,“伤皮肉不伤感情”,经常吵架、打架。打完旋又和好:“一日废名与熊翁论僧肇,大声争论,忽而静止,则二人已扭打在一处,旋见废名气哄哄地走出,但至次日,乃见废名又来,与熊翁在讨论别的问题矣。”如此循环往复,乐此不疲,成为当时学界一奇观。

 

 

 

打架当然不是一件好事。不过以上民国二教授之打架,或为保护学生,体现出读书人不畏强权之气节;或为探究学问,体现出学问家一心向学之真性情。就算是打架,也是有品位的打架。相比之下,今天的某教授,没听说做出过有利于国计民生,推动学术发展的多大学问,也未曾听闻其关心民瘼,为民鼓与呼,却欺软怕硬,竟然扇八十岁老人耳光。教授打个架,都是如此模样,这时代,看来是真的出问题了。

 

转自: http://www.dapenti.com/blog/more.asp?name=agile&id=67822